Loading...

陳培廣作品集

Works

我城劇場創始人/團長/藝術總監暨編導

陳培廣

我城劇場創始人/團長/藝術總監暨編導陳培廣先生畢業於國立藝術學院(即今國立台北藝術大學)戲劇系第四屆。甫畢業即加入當時的校友劇團「進行式劇團」,成為主力的創作核心,接連推出《大家安靜》(改編導演)、《寂寞芳心俱樂部》(翻譯導演)、《蝴蝶君》(翻譯導演)等作品,深受好評。


接著成立「台北故事劇場」,推出《極度瘋狂》(編劇導演)、《春光進行曲》(改編導演)、《你和我和愛情之間》(翻譯導演)、《花季未了》(改編導演)等作品。「台北故事劇場」結束之後,為「台灣藝人館」繼續推出《寂寞芳心俱樂部千禧版》(翻譯導演,兩廳院受邀作品)、《狂藍》(改編導演,2000年第三屆華文戲劇節邀請作品)。之後再接再厲組成「城市故事劇場」,執導《ROOM 118》(翻譯導演)等作品。其作品風格偏重人性人情,深刻細膩,常能令觀眾笑中帶淚,淚中含笑,且題材多變,皆能信手拈來,每成佳作。

2015年成立「我城劇場」, 翌年7月,推出原創新作《我記得……》,集結金獎卡司同台飆戲。透過兩段交錯的時空、五位主角回望青春,喚起所有人再次勇敢追夢的力量,感動近萬名觀眾,獲得廣大迴響。

2017年,陳培廣顛覆抒情風格,推出瘋癲喜鬧劇《請你閉嘴!》,以「戲中戲」為觀眾揭開「劇場幕後」不為人知的祕辛,充滿「廣」式幽默的親民作品,席間掌聲笑聲不斷,吸引各路名人到場支持推薦。

 

曾任台北故事劇場創作總監、三屆大專盃戲劇比賽評審、寬頻傳播公司企劃總監、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兼任講師、台視演員訓練班專任講師、多齣電視連續劇編導、城市故事劇場團長暨駐團導演。

印象陳培廣

IMAGES

我的朋友陳培廣

吳洛纓,寫於1999

他叫仔仔。
他說如果有機會去整型,他希望自己的兩頰可以豐腴一些,以免晚上去散步常被人誤認成吸血鬼。
年輕的時候,他只穿黑衣服,黑色的一切,包括把租來的房間漆成黑的,據說房東後來想告他,看到他一身黑,以為他是黑社會就……….。
最近他養了一隻貓,叫小猴子,明明是貓,為什麼叫猴子? 無解!
年輕的時候,他有好多好多舊唱片,好多好多錄音帶,如果你不認識他,見到他那一木箱又一木箱的卡帶,你會以為他在夜市擺攤。
後來呢?唱片、卡帶,都像他的青春,隨著承載能力的改變,漸漸在路上卸下來了。
最近他演了戲,當演員和當導演還是不同,他說的很玄,他說,當導演時責任感的壓力很大,當演員則更在乎表現,他說,當演員時,他可以在等待出場那時就已經知道今天晚上的表現會如何? 是一種預感吧!很神秘的。
他不會開車,可是他常常坐在別人的車上時,說,我要去學開車,我一定要去學開車,說了兩年!
如果有機會,他想做劇場的舞台組組員,勞動的付出讓他愉快。(可是他究竟拿的動什麼呢?泡棉嗎?沒有人會願意跟他一起抬桌子的,怕一不小心壓斷他如枯柴的手。)
他一直在戀愛,跟他自己。(這是他自己說的,可是沒有人相信)
他希望四十歲那一年,能住在二十五層樓的頂樓,看著人間。
如果有機會請古今中外的名人來家中吃飯,他要請如下七位:
張愛玲、曹雪芹、徐 訏、米蘭昆德拉、史蒂芬金、品特、契訶夫。很多小說家,對嗎?
二十出頭歲時,他騎一部野狼機車,非常特殊的氣質,簡直像一個落拓詩人。他會在新年前的除夕夜,一個人,騎上淡金公路、陽金公路,一個人,帶著隨身聽。
他有可樂癮,像吸毒般喝著可樂,而且一定是可口可樂,可樂很勁、很爽、很辣。
他最不能忍受愛情中的無趣。
最近很迷戀莫文蔚,覺得她的聲音有一種世紀末的華麗。他的歌唱的很好很有感情的那一種,他的秘密之一:每次在KTV唱郭子的歌:你和我和愛情之間。他都會落淚。原因,佛曰:不可說,不可說。
培廣愛的箴言:『與其不斷抱怨他的缺點,不如珍惜他有的優點。』聽起來很有道理。
誰來送他一份他現在最想要的禮物 --------送他到紐約包吃包助包零花,兩年。
今年,他三十三歲,皮膚還是很好,人還是很瘦。
他幾乎每天都在家裡,不出門,花很多時間在電腦前工作,不知道為什麼,一天只吃一餐,還能活下來。
擁有一隻貓,讓他感覺到生活中多了一個活生生的生命,會有多大的不同。會喜悅、會掛念、會生氣,這和擁有愛情是不同的,寵物可以給的是陪伴,詭異的是,愛情到了最後,竟也剩下陪伴。
他喜歡讀說明書,各式各樣的,他喜歡讀懂說明書上的每一個解釋,關於這一點,他很堅持。
他是雙魚座。猶豫不決、浪漫成性、不守法、沒有金錢觀念、多愁善感………對,這些都是他。


另記
看著他從一個黑衣文藝青年,變成一個專業的劇場導演。生命本質中良善的那一面從沒有減少過,敏銳、細膩的特質不止發生在劇場工作,也存在在他與周圍的人的關係裡。和他工作過的人無法不喜歡他,儘管他偶爾恍惚,但他從不曾輕忽過朋友或工作伙伴。這是來自有十年交情的朋友的肺腑之言,作為他的好友,希望他和小猴子和他的愛情(雖然不知道是誰)幸福快樂,直到老死。

台下觀眾甜蜜的復仇~
噢不,是「感激的回饋」

來自國外的朋友給仔仔2016年的生日禮物

這輩子看的第一場舞台劇就是陳老師的作品「蝴蝶君」(外交官的女人,1992),一個小高中生從此愛上劇場!當年的DM、門票、海報和紀念T恤及原聲(卡)帶都還留在身邊~第二次看93年的巡演時,我選了在第一排中間的位置,在外套口袋裏藏了錄音機,錄下了大半場的演出聲音紀錄。帶子從未外流,只有我自己聽過,這些年搬家無數次卻一直帶在身邊。這裡氣候乾燥,卡帶目前也保存完好,除了悉悉索索的雜音和部分缺漏,大部分台詞倒還聽得清晰,自首無罪,造反有理!在台灣最後看的一場是「極度瘋狂」,也是老師導的。

雖然人在國外多年,或許沒有機會見到新作,還是要給你們加油,讓更多人感受劇場的魅力喔~

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 

給陳老師:

離開後未忘情,帶著歷練和新的願景再來的應該就是真愛了!願大家和陳老師這次與一世的情人走得長長久久。

想轉送給你們一首袁泉在「暗戀桃花源」二十週年演唱的紀念曲「許我向你看」。拜網路之賜,重複看了最多次的經典舞台劇與改編的電影,今年正好是三十週年。二十年前的「極度瘋狂」也用過原曲,藉著一首歌有了共鳴。

總覺得在劇場裏,時間空間是沒有固定方向的。青春如此短暫,但對劇場的未竟之念依然漫漫延長。陸續在國外看了百老匯名劇,但最初的感動總沒忘記。一些美好記憶很久不曾刻意想起,但知道它總是在那裏。因為難得,所以珍惜。感謝你們曾在我的少年歲月裏留下一筆。除了回憶,也包含了遊子的思鄉之情……

相信在黑暗中仍然有許多人等待你們回歸。或許能有跨劇團的合作也是美事一樁~希望下次回來有機會在劇場再見。最好是不要一別四十餘年,那就真的一朝醒來髮蒼蒼囉~(其實那樣也挺美的,呵呵)

祝福你們,帶著愛劇場和表演藝術的初心和熱情,上演一齣大復活的好戲~

【劇評】台灣藝人館-《狂藍》

written by 蔣卓羲(家驊)

原文出自於:http://goo.gl/fZfav8

那天去看了狂藍在實驗劇場的最後一場演出!這是我第二次看台灣藝人館的戲;在看戲之前,就對這齣“狂藍”抱著不小的期待,在看完之後,果然仔仔大哥(陳培廣)和眾演員們沒有讓我失望,再次很成功的交出了一張很漂亮的成績單哦!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