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92

第九號
進行式劇團
《蝴蝶君》
翻譯暨改編暨導演


首演日期:1992/09/25


 


首演地點: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


 


演員:郭子、王耿豪、陳裕如、高妙慧、柳廣輝、陸麗容、杜正哲、張鳳書


 


『這是一個西方男人 ,和一個應該是東方女人的東方男人的故事......』 《蝴蝶君》為華裔美籍作家黃哲倫的劇本作品,根據京劇演員時佩璞的真實生平改編。劇名《蝴蝶君》 引用普契尼歌劇《蝴蝶夫人(Madama Butterfly)》,卻將Madame改為M.,隱喻主角的身分從女性改變為無法知道性別的M.(可為Monsieur亦可為Madame)。劇情描寫京劇演員宋麗伶於1947年至1986年擔任間諜期間,為協助政府竊取法國的軍事機密以便贏得越戰,他以男扮女裝的身份與法國大使葛利馬(René Gallimard)發展出一段長達20年的情感/情慾關係。


 


故事始於《蝴蝶夫人》的一場表演,葛利馬第一次見到扮演蝴蝶夫人的宋麗伶其後愛上了他,最終葛利馬因叛國罪受審,也不得不面對自己愛人的真實性別為男性的真相,終至自刎。黃哲倫的戲劇作品經常處理東西方的文化衝突、混雜以及兩種文化遭遇時所產生的尷尬與突兀,在《蝴蝶君》中,宋麗伶於最後法國審判時自述:「 在西方人眼中的東方總是陰柔的,因此我在葛利馬眼中也不可能是個完整的男人。」劇作家巧妙地將東西方文化差異套用在性別倒錯中,同時凸顯了文化與性別刻板認知的主題。這個作品在80年代末、90年代初引起相當多的關注、討論與研究,於1993年亦被改編為同名電影。


 


陳培廣導演為華人區第一個將此經典文本搬上舞台的導演,他花了數個月親自翻譯劇本,讓華人區的觀眾首度得以認識黃哲倫這位華裔美籍作家 。除了文本本身的經典性外,陳培廣導演也花費相當大的精力處理舞台上的場面調度、流動與形式美學,他回憶當時花了五個月時間,每天固定四到五個小時,在排練前將每一個場景的畫面仔細畫下並分析,在這樣認真紮實的苦功後,才得以創造出舞台上精彩璀璨的片段。演出舞台以兩個弧形構成,分別代表着西方與東方,而兩個弧形在中間交會讓整體視覺效果呈現出蝴蝶的形態,並由弧形切割出5-6個表演區,藉以處理劇作中複雜的場景轉換,並以舞者兼換景人的方式呈現轉場,產生了敘事中斷但情感得以持續流動的特殊節奏。 在此作中飾演「女」主角宋麗伶的郭子,無疑地成為眾人目光的焦點。郭子雖也曾在進行式劇團的前作《大家安靜》中男扮女裝演出,但該劇的扮裝屬於嬉鬧性質,然而他在此作中改以美艷的形象,徹底說服了觀眾該角色雌雄難辨的真實性。在當時台灣主流商業性作品中,性別顛覆相關議題可說是鳳毛麟角,因此《蝴蝶君》作為進行式劇團的第三號作品相當具有話題性,演出後也獲得了極大的轟動與迴響,並獲選為1992年國立中正文化中心實驗劇展參展作品。


 




創作過程複雜


 


http://willywan.pixnet.net/blog/post/23217525-%E5%A4%96%E4%BA%A4%E5%AE%98%E7%9A%84%E5%A5%B3%E4%BA%BA